第167章 你会喜欢我么
书名:穿成反派大佬的心尖宠 作者:盛十九 本章字数:2248字 更新时间:2021/06/07 21:31:34

说着,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着他不悦的神色,“墨一航?”

墨一航瞥了眼她脸上难受的表情,“不然呢,你以为我是谁?”

楚希悦摇了摇头,“不会的……墨一航才不会管我呢……”

墨一航冷笑出声,“我倒是不想管你,可容不得你在外头丢人现眼。”

他的话音刚落,只见楚希悦猛地伸手,白皙纤细的手指缓缓地扫过他的眉宇,“你好像我老公啊,他生气的时候也会这样呢。”

墨一航望入她泛着迷离的眸底,“你老公??”

她偶尔会喊他墨一航,生气或者委屈赌气的时候,会喊他墨律师,可从来不会喊他老公。

而他,亦是连名带姓的叫她。

楚希悦点了点头,随即呵呵傻笑出声,“对啊,我老公。”

她似是想起什么般,眼底闪过一抹晦涩,“但我不是他的老婆,他不喜欢我,他恨我……他喜欢……他喜欢穆晨……”

说着,她侧首定定地看着墨一航,眼眶不自觉地泛红,声音透着哽咽,“墨一航……你为什么不喜欢我呀?你要怎么样才能原谅我呢?”

她脸上的表情痛苦,更多的是无助和委屈,眼眶内的液体抑制不住地滑落,“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想的……我知道错了,可是我已经错了,我能怎么办呢?”

墨一航抬手用拇指擦拭她脸上的泪痕,后者抓住他的手,泪眼婆娑的模样楚楚可怜,“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你才能原谅我,才能放下当初的事,才能分一点点喜欢给我呢?”

墨一航心底一窒,良久,他定定地看着她,“你喝醉了。”

这时,车子回到了小区地下停车场停下。

墨一航推开车门,随即转身抱起楚希悦走入电梯内。

回到墨家,正在客厅看电视的三人同时看了过来。

墨一航的母亲何菁率先站起身问道,“一航,这是怎么了?”

墨一航的薄唇紧抿了抿,“没事。”

何菁走上前,紧接着便闻到了楚希悦身上的酒味,“她喝醉了?”

楚希悦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我没喝醉……我酒量也很好的,唔……没喝醉……”

墨一航没有回答,抱着楚希悦径直上楼来到卧室内,随即将她放到床上。

这时,他的奶奶走了进来,关心地问道,“悦儿可是从来滴酒不沾的,怎么喝得这么醉,是不是你又欺负人家了?”

墨一航抬手揉了揉太阳穴,无奈地说道,“奶奶……”

他的话音未落,躺在床上的楚希悦蹭地坐起身,“奶奶?在哪儿?”

见状,墨奶奶急忙走上前在床边坐下,“奶奶在这儿,你别怕,若是一航这小子又欺负你了,你跟奶奶说,我给你主持公道。”

楚希悦泛着迷离的双眼眨了眨,脸上的表情楚楚可怜,“真的么?”

墨奶奶点了点头,“真的,可是呢,你不可以喝这么多酒,这对身体不好,你一个女孩子在外头,喝醉了很危险的。”

“我不是一个人……”楚希悦乖巧地回道,“还有……还有谁来着……还有人保护我。”

“对,有一航会保护你,但是……”

楚希悦用力地摇头,“不……墨一航……他才不会管我,他那么厌恶我,又怎么会保护我呢……”

说着,她的双眸不自觉地泛红,晶莹般的液体控制不住地从眼眶内滑落。

楚楚可怜的模样让墨奶奶看得心底一紧,顿时心疼得不得了,忍不住瞪了墨一航一眼,“奶奶替你收拾他。”

“不要……他会不开心的,我不要……”

“好好好,不要,”墨奶奶安抚道,“但是喝这么多酒总是不好的,你可是答应了奶奶给我生个大胖曾孙的,这么个喝法可不行。”

闻言,楚希悦的唇角掠过一抹苦涩的弧度,“奶奶,我头好痛……”

说着,她似是支撑不住地重重倒在床上,“唔……好晕……”

墨奶奶没好气地白了墨一航一眼,“看看你干的好事!”

说着,她给楚希悦盖上被子站起身,“你可给我好好照顾着,我去让你妈煮一碗醒酒汤来。”

语毕,她走出了房间。

墨一航瞥了眼楚希悦脸上的泪痕,他俯身在床沿坐下,抬手轻轻擦拭,后者下意识地抓住他的手,怔怔地喊出声,“墨一航……”

墨一航眯了眯眼,随即俯身凑近,眼神透着几丝冷冽,“楚希悦,若再有下次,我绝不会再管你!”

当一个人受的委屈多了,即便是听到对方冷冽的声音,都忍不住眼角泛酸,如今的楚希悦大概就是如此。

她强忍着晕眩坐起身,小心翼翼地看着他,“你生气了是不是?因为我喝酒了,你不高兴了……”

“既然知道我会生气,那你还去?”

楚希悦抿了抿唇垂首,仿若做错事情的小孩,害怕而无助,“我也想试试这个感觉……她们……她们说喝了酒,就……什么烦恼……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她抬手抱住脑袋,“可是头好痛,好晕……”

经过在星耀那么一闹腾,她的意识清醒了不少,可是酒精的作用,她晕眩得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

说着,她支撑不住地扑入他的怀里,声音透着哽咽和哀求,“我再也不喝了,你别生气好么?”

墨一航低首捧起她的脸,望入她的泪眼,嗓音透着几分无奈,“你是有多爱哭?”

楚希悦抬手用力地擦了擦脸上的泪痕,“那我以后不哭,你会喜欢我么?”

她那一双迷离的双眸泛着晶莹的液体,模样楚楚可怜得让人心脏都不由得揪紧,墨一航怔怔地看了她几秒,酒果断能壮胆么?

平日里的楚希悦见了他,犹如老鼠见了猫一般,哪怕偶尔不小心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她都会吓得脸色惨白,急慌慌地躲开视线。

更别说对他说这些话,声音透着卑微,更多的是委屈和控诉,以至于他感觉心脏有那么一瞬间好似被针扎了一般疼痛。

而且,她说喜欢?

好稀罕的名词。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