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1章 你不是盛十九
书名:穿成反派大佬的心尖宠 作者:盛十九 本章字数:2361字 更新时间:2021/06/07 21:31:34

三更半夜从人身后窜出来,真的很不道德好嘛?

陆修臣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拿过一旁的遥控器对着厨具按了两下,随即放下遥控器转身走出了厨房,“顺便给我煮一份,谢谢。”

盛十九,“……”

……

二十分钟后,盛十九把面端到饭厅的餐桌上,“面煮好了。”

是的,有陆修臣的那一份。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更何况,她还要抱紧这位爷的大腿。

陆修臣来到餐桌前坐下,看着桌上的面,剑眉微蹙了蹙,“这卖相是不是太差了?”

盛十九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家就只有面,你还想要什么卖相?”

说完,她低首开始消灭碗里的面,要不是因为烫,她估计能把整碗倒进胃里,她真的是饿惨了。

相比起她以餐桌礼仪教养都快压制不住的吃相,陆修臣的举止却尽显文雅,只是他尝了一口后便再无兴致。

良久,陆修臣定定地看着她,“咱们俩的面是不同的?”

盛十九微愣,“一样的呀,同一锅。”

“那你是怎么做到狼吞虎咽的?”

盛十九撇了撇嘴,“有得吃就不错了好么?”

想当初,她在剧组做群演的时候,有时候盒饭分不上,她只能拿馒头和水硬咽,有时候没有机会,她为了省钱,也是煮一锅米饭就着榨菜吃几顿,她都已经习惯了。

可是小说里的盛十九从小养尊处优,鲍参鱼翅都是吃腻了的人,有一次她因为陆修瑾的事气得茶饭不思,盛明特意亲自到法国请了米其林的高级厨师来到盛家,就为了能哄她吃一口。

这件事情,小说的作者只是一笔带过没有细写,盛十九看过便忘了。

但是这件事,陆家的人也都知道,包括陆修臣。

然而眼前的盛十九,却对一碗只放了油盐的面吃得津津有味?

良久,他眯了眯眼,淡淡地说道,“你不是盛十九。”

闻言,正在全力吃面的盛十九惊得呛住,嘴里的面都咳了出来,她好不容易缓过气,强作镇定地问道,“什……什么意思啊?”

陆修臣微怔了怔,似是也没有料到自己会脱口而出说出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盛十九镇定下来又急忙说道,“我不是盛十九,难不成是盛十八?我爸还有个私生女,跟我是孪生姐妹?”

说着,她瞥见陆修臣像看白痴一样看着她,干脆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知道,我的转变让所有人都觉得不解,没有人会愿意相信我,那我今天便告诉你,这一切都是为什么。”

说不定,今天是个机会,能得到陆修臣的信任,说不定真的能改变小说里盛十九的命数。

于是,她作出要声泪俱下感天动地的架势继续说道,“我知道我过去做了许多不好的事情,我心里也很不安,一个礼拜前,我去京都的宝华寺,那里的大师说,我若是再继续这样下去,这辈子就会不得善终,甚至会红颜薄命,唯有就此改过,才能化解,所以,我决心悔过,做个好人……”

说着,盛十九几乎要把自己给感动了,就差捶胸顿足忏悔,“我就想做个好人啊。”

虽然这只是屋内,不是天台,但丝毫不影响她的演技正常发挥。

她果然是影后啊,说着说着连她自己都要信了。

然而,陆修臣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深邃的眸底淡然如水,她便知道,她失败了。

她从他的眼神里觉得自己就是个智障,小丑。

这男人也太难搞了,大腿不好抱啊。

而且,他的心思阴沉,根本看不出来他内心真正的想法。

她撇了撇嘴,干脆放弃挣扎,看着他面前的碗,“这么好吃的面,你确定不吃?”

半晌,陆修臣终于淡淡地瞥了她一眼,“刚刚,你的口水喷进去了。”

盛十九,“……”

她想挠死他!

……

翌日早上。

陆修臣的助理派人将盛十九送回了盛家,对于昨晚为何把她带到碧海湾,以及昨晚的那一场追杀,她怎么也想不明白。

但是,她也不愿意去想,且不说她对这个世界都是陌生的,陆修臣的那个黑暗世界,她是一点儿也不想把自己卷进去。

对于她彻夜不归,盛家的人都以为她跟丁媛在一起很安全,所以根本没有找她。

她问家里的佣人,“是谁告诉我爸,我在丁媛那儿的?”

“是丁小姐打来的电话,说是你昨晚喝了点酒,在丁家歇着了。”

盛十九狐疑地眯了眯眼,丁媛为什么会这么说?

难不成,她知道她被陆修臣的人截走,为的是不让盛家的人救她?

想着,盛十九深吸了一口气,换了衣服便直奔市区的盛世酒店。

酒店最高楼层的总统套房是盛十九原身以及她那些狐朋狗友的大本营,一帮人经常在这儿聚会派对,而她就是派对的中心。

在去之前,她便用盛家的座机通知了所有人,所以,在她到来之前,他们都早已赶了过来在套房内恭候。

包括丁媛。

盛十九进门在沙发上坐下,扫了众人一眼,最后视线定在丁媛脸上,“昨晚的事,是你做的吧?”

丁媛迎视着她的视线,在接到电话时,她便已有了心理准备,“是,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临时改变主意,但我猜测你应该是不方便出手,所以才这么说,但是作为闺蜜,自然要给你清扫障碍。”

盛十九的嘴角掠过一抹冷冽的弧度,“到底是给你清扫障碍,还是给我?”

闻言,丁媛的双眼闪了闪,“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你喜欢陆修瑾,”盛十九定定地说道,“你恨梁筱媛,更恨我,不是吗?你这么做,就是一箭双雕,不仅除了梁筱媛,还让我死在陆修臣的手里。”

说着,她站起身走到丁媛的面前,气场上无形地将她压了一截,“所以你才告诉我爸,我跟你在一起,如果我有个万一,你就会说,你也喝醉了,什么都不知道,如果我安然无恙,你就会跟我说,你不知道我被陆修臣截走,害怕我爸因为我来了星耀而不高兴,所以你撒了谎替我隐瞒,是这样吧?”

闻言,丁媛的脸色霎时间变得苍白,她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盛十九,这完全不像是曾经那个如草包一般蠢笨如猪,对她的话深信不疑的盛十九。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